對當前個人的信用懲戒要與法治精神相向而行

發布時間:2019/09/29 15:09 |來源:人民法院報 |專欄:聯合獎懲

分享到

      信用懲戒牽一發動全身,會影響到失信者财産、個人信息、聲譽、隐私等多方面的權利,更要與法治精神一脈相承。

  有媒體注意到,近期,個人信用懲戒的範圍有所擴大,各地密集出台“守信聯合激勵、失信聯合懲戒”措施。一些城市将違反城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、多次闖紅燈、在市内軌道交通列車車廂内進食、停車欠費、欠繳物業費等行為與信用懲戒相聯,引發熱議。

  近年來,我國高度重視個人信用懲戒體系建設,各地嚴格按照2016年12月國辦印發的《關于加強個人誠信體系建設的指導意見》要求,多部門聯動,初步構建了個人信用懲戒的制度體系框架,“一處失信、處處受限”的征信大格局正在逐步形成,有力推動了信用領域的社會共治。

  然而,一些地方把信用懲戒當作什麼都可往裡面裝的“籮筐”,将一些與人民群衆日常生活密切相關、本應受道德約束的個人行為,也納入個人信用記錄。如此“眉毛胡子一把抓”,不僅有失嚴肅性,也與不得随意增減公民義務權利的法治原則相悖,有必要進行理性糾偏,讓對個人的信用懲戒與法治相向而行。

  有人将當前個人信用懲戒的随意性歸咎于立法的滞後,認為此種亂象的症結緣于上位法的缺失。誠然,目前我國确實還沒有一部覆蓋全域的信用法,對個人的信用懲戒客觀存在标準不明、範圍不清等問題,但這不是随意對個人實施信用懲戒的理由。衆所周知,法無授權不可為,對公民個人失信行為的懲戒,須以取得法律的授權許可為基本前提。因此,相關職能部門在建設個人信用懲戒體系時,應恪守這一基本法治原則。唯有如此,才能把對個人失信行為的懲戒規範在法治原則内,而不至于劍走偏鋒。

  更要注意的是,信用懲戒牽一發動全身,會影響到失信者财産、個人信息、聲譽、隐私等多方面的權利,更要與法治精神一脈相承。隻有當那些多次不守信不及時履行義務的主體,在不便于對其采用其他處罰方式,或采用其他手段懲戒過輕、過重或手段不足時,信用懲戒才可作為單獨或者其他法律責任的補充适用。

文章搜索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x